文学⑨课 | 来自A岛,始终如一

镜神祭 (写作活动设定)

作者:No.3000

接龙活动 中式恐怖克苏鲁!
故事背景:
1980年,中国沈市沈村,一群下乡的知青在返乡前夕,得知了当地将要举办一个10年一次的大型祭祀活动,这个活动名叫“镜神祭”,所有的人们在当天,会拿出自己家里的所有的镜子放在村子中心,届时会有庙会,篙火晚会之类的活动。
镜神祭必须要将所有的镜子都拿到村子中心的位置,如果有人未拿到村子中心,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而你们作为新时代的青年,信任或者不信任都是你们自己的自由,但是除你们之外,还有一位十分高傲爱漂亮的女知青将传说嗤之以鼻,一定不会拿到村子中心去。

继续阅读镜神祭 (写作活动设定)

镜神祭 (四)

作者:No.3000

4月2日傍晚,杨娴正在做梦。
一个诡异的噩梦。
它并非是能用语言来具体描述的某种奇怪的场景或剧情,也并没有梦到什么奇异的人物,而是一片混沌。
杨娴感觉到一股浓烈的,像是沾染了晶莹沙尘与脓疮的浑浊液体自上而下地灌溉着她的全身,让她近乎窒息,但却能感受到另一种呼吸的波动,好像有一种在自己肉体之外的存在,与自己面面相觑,它肆意地在这充满糜烂气息的浆水中呼吸,发出比杨娴自身更强烈的心跳声,震颤到杨娴的肌肤之上,若蠕虫一般在杨娴的肉身上侵蚀,把某种更加令人作呕的味道注入杨娴的体内!
这令她惊醒。

继续阅读镜神祭 (四)

镜神祭 (三)

作者:No.6100

心思重重的王以德扛着锄头,埋着头直往院里走,右手揣在兜里,那眼神飘忽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锄头在他背后晃晃悠悠左右摇摆,裹着泥巴的锄尖扫过一个人的脑门,把那人吓得身子一僵愣在原地半晌。

“王以德!你想给我开瓢是吗?进门儿也没个动静,扛着个锄头还不长眼!”回过神来的杨娴指着他后脑勺喊,手指都还在抖,在这炎热的天气被惊出一身的冷汗。她刚才提着个箱子就往门外走,一抬头就感觉头发被一个带着凉气的铁疙瘩划过,晃过神来一仔细看就看到那尖尖的锄头晃来晃去,着实吓了一跳。那脏兮兮沾着干涸的灰泥巴解放鞋,一看就知道是早上去田里干活的王以德。

继续阅读镜神祭 (三)

镜神祭 (二)

作者:No.1824
1980年4月2日 中午

“一尺之捶,日取其半,萬世不竭。”——《莊子·雜篇·天下》

“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李纯又念了一遍这句话,他整个上午都在思考这件事情,以至于整个上午都魂不守舍,差点被生产大队的大队长痛骂。

大队长是暴脾气的农民,没什么文化,但是脖子粗,力气大,就成了大队长。我们这些下乡的知青在他眼里就是啥都不会的病秧子,跟他说什么道理都是白搭,所以李纯平时也尽量少和他搭话,也尽量少惹怒他。

但今天早上的事情,确实让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继续阅读镜神祭 (二)

镜神祭 (一)

作者:No.1408

“1980年4月2日 多云 北风3-4级”我趁着在地头歇息的间隙,翻开日记本新的一页,写下了这样一行字。

现在是早上9点多钟,在村子的正东方向,阳光正从云彩的裂缝处透射下来,像一把把刚从煅炉里拿出来的利剑,刺向那片山脚下的白桦林里。

来到这里6年了,我带来的那箱书在大队革委会主任的数次扫荡后所剩无几,之前每天都要在心中与之对话的康德、尼采、叔本华也渐渐离我远去,代替他们的,是铁锹、锄头和村口畜牧站的猪。唯一不变的,是每天写日记的习惯。

继续阅读镜神祭 (一)

惑星菲雅利的乱想

词条 菲雅利行星 by 3967

地磁强,充满了纳米机械,星球表面水体面积72%,陆地45%覆盖了原始森林,自认为是原住民的生物是类人生命体,模样是故事中尖耳朵的精灵一个样,实际上是已经忘却的年代,地球人宇宙探索黄金时代放出的自复制星体改造纳米机械带来的基因操作物种。

继续阅读惑星菲雅利的乱想

发条朋克世界设定

动量轮带动螺旋桨提供升力,可以弄出双翼机么?

1. 交通工具肯定是采用发条驱动而不是飞轮驱动,因为转动惯量是个矢量,和方向有关

2. 发条动力不仅能弄出飞机,而且容易弄出更大、更快的飞机,很有可能在他们穷尽发条动力的极限之前都不会有人想到用喷气式引擎;不过单翼还是多翼就不好说了,总之他们的飞机布局会和我们现今的飞机有巨大区别

继续阅读发条朋克世界设定

企划:我们的星海(暂定名)

时代背景:

西历2501年4月4日16时0分58秒,随着环赤道生态圈第64段区——西加里曼丹站——地面太空梯基座的最后一块高强度复合碳纳米钛晶格模块的顺利合拢,标志着人类从智人仰望星空、懵懵懂懂点燃篝火、开始学会使用工具、开启文明的时代,正式步入驰骋于群星、开拓星际资源、成为星海之子的大时代。

继续阅读企划:我们的星海(暂定名)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4)

太阳堡

 

太阳堡坐落于大陆北部断离山脉南麓,本意是是联盟警戒北部蛮族的断离防线重要节点。但在落星历659年,缇娜丽娜三世女皇招赘北部蛮族王子瑟拉肯·龙燮为婿之后,整条防线被废弃。作为帝国北方藩属的联盟与蛮族之间,迎来了长久的和平。落星历665年,帝国军依照协定在解除了太阳堡长达46年的军管,667年太阳堡被定为开放口岸。长期以来萧条的边境贸易迎来了爆发性的增长。
爆发型成长的贸易,迅速改善了太阳堡居民的生活水平。但因长期敌对,大众依旧对蛮族抱有极强的警惕心理,在这种心理下,居民们甚至不愿意蛮族商队进入城区交易。在长期的摩擦之后,太阳堡总督决定利用主城墙外围的多层瓮城建设新交易区。这一政策甫一推出,立刻得到了太阳堡居民的广泛拥护,也很意外的得到了蛮族商人支持。这即是名闻北域的太阳堡口岸市场的雏形。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4)

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3)

萨澳港

 

腥咸的气味随着海风拂面吹来,难以计数的海洋生物的生死轮回,在阳光的发酵作用之下让海的气息显得愈发醇厚。
萨澳港这座位于海滨的城市,尖峭的阿特鲁山脉将她身后截断,存留一片灰色砂石的海岸与海相接,源自山间的溪水汇成河流,绕过城市奔涌入海,大小不一的沙洲有栈桥相连。不远处的海岛与这片区域则以船只缀连为长桥,一直对接到港口的东南侧的码头区。
若攀上阿特鲁山脉的顶峰眺望她的样子,可以发现并没有鹤立鸡群的建筑,天空将整个空间压得很低,海潮也因此带上灰色。
从山间走上平原的大路,一直可以走到城市的西门。一路是海浪冲刷着的深灰尖锐石质海岸与山崖远远投下的阴影。城市街道西侧入口是一条宽阔的石板路,石板色彩昏暗,边缘有久经雨水冲刷,饱含历史的沧桑。沿着石板路再往西走,不远处便分成两道,靠近海岸的商业区的碎石子路与靠近行政区的红砖路。

继续阅读不再有龙飞过的大陆设定集-地理志(3)